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陇南 > 陇南市 正文

往事悠悠忆师恩

来源: 陇南日报  作者:   2010-09-09 15:04  编辑: 王睿君


  每当教师节,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老师。近日,拜读宁世忠老师的作品《杂碎小集》,眼前浮现的是老师循循自信的面庞和淡定从容的身姿,耳边响起的是老师循循善诱和不厌其烦的教诲。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,许多美好的往事就浮现在眼前,令人回到二十多年前的学生时代。

  宁老师1983—1984学年担任我所在西和一中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。由于当时教学条件的限制,一些教学活动很难开展,特别是教辅资料很缺,除课本外几乎没有什么教学参考书,相关学科的学习资料印刷品极少,学习过程完全依赖于老师的讲授,因此当时我们学生需要的讲义、复习题等都是教师自己刻蜡版油印,为了增加我们的阅读量和知识储备量,宁老师经常自己刻写油印讲义。他刻印的很多讲义我至今还记得不少,如李白的《行路难》、柳永的《雨霖霖》等。当我们拿到带油墨味的讲义,念着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诗句时,觉得对老师辛勤劳动最大的回报,就是努力学习考上大学。

  我们对宁老师有一种学生对老师的敬畏,但不是害怕,他很温和,像一位慈祥的父亲。当时的城乡差别大,他告诫城里的学生不能有看不起乡下同学的念头,要学习乡下同学朴实刻苦的精神。在我记忆中他从不用多么严厉的方式教训学生,他来教室的次数很多,但总是在教室转一转,看看学生学习的情况,有问题解答一下,其余从不多说什么。虽然如此,学生对他还是很敬畏。宁老师教学自然是无可挑剔的,他上课时与他在课下时完全不同,课下是恬静的,课堂上是神采飞扬的,课堂上的老师激情澎湃文思飞扬,吸引我们进入知识的殿堂,常常是一节课结束了仍然意犹未尽,课间议论、辩论是经常的事,这样既锻炼了我们的语文思维,又促进了我们的语文学习。

  那时的学校生活虽然有升学的压力,但由于有老师的关爱,整体留下的回忆是温馨的、愉快的。在从教以后,我对老师的工作有了更多的理解,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使我在工作中受益匪浅。

  当时的我们不知道天高地厚,对我国的历史与发展也是一知半解。有时在课下议论老师,听说老师在文革中受过苦,还有针对宁老师的顺口溜,带有污蔑性的,我们不能理解这么好的老师也难逃此劫难。后来,我上大学学的是历史专业,对这段历史有了更多、更全面的认识,知道了这是一场全民族的灾难,也是我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大灾难,像老师这样学识渊博的知识分子又怎么能幸免呢?老师说自己喜欢诗但因诗获罪,发誓今后不再写诗。老师作的诗不能写出来,我们读不到,是我们的遗憾,我渐渐理解了老师为什么常常遐想,为什么静静地遥望天空。妄自猜测他应该是痛苦和孤独的。诗人常常是忧国忧民,需要有人去理解的。从老师的课堂上我感到老师喜欢杜甫。诗言志,杜甫的诗歌都有忧国忧民之情,其志向都是报效朝廷报效国家。假设老师不是因为历史的原因,会不会也会给我们留下诗千篇呢?想想这些我觉得胸口会隐隐作痛,这不仅仅是为了老师一个人痛,而应该是对那段伤痛历史的感应。

  宁老师自己撰写的一副九言对联“素腕写芝兰香飘户外,幽怀蕴山水气荡胸中”所表现出的高雅情怀,正是不羡富贵之奢华,只恋书香之相随的共鸣,远山近水、静芝幽兰皆被赋予情感,共同构成一幅和谐的生活画卷,反映出老师的追求与生活的情调。另一副五言对联“禅自悟中出,佛从心上来”反映出老师对生活的感悟,也是老师对生活的总结。每读“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”的句子,我就想起宁老师站在教室门前,静静地观天观景的淡定身影……很多很多美好的回忆,很近也很远,很清晰也很温馨!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