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 
 
新闻热线:0931-8151739  投稿邮箱:mrgstx@163.com
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陇南  >  成  县

散落成县支旗村的女红军张文贵

2017-07-17 17:33来源:陇南日报 

张文贵晚年照

张文贵的西路军红军老战士光荣证。

  文/汤华明

  散落在甘肃成县支旗村的张文贵,是目前已知最长寿的普通红军战士,享年超过100岁的她,一生始终不忘自己是一个红军战士,克勤克俭,从不乱花一分钱。

  张文贵,女,四川省南江县长赤乡人,生于1912年10月。1933年参加南江县苏维埃政府工作,不久参加红军。1935年2月,张文贵参加了强渡嘉陵江的战斗,时隔不久,又转战绵阳的江油县和陕南的略阳县横现河一带。1935年3月,张文贵随红四方面军长征,曾两次经历了爬雪山、过草地的严峻考验,参加了10余次大小战斗,抢救护理过上百名红军伤员。艰苦的战争生活,使她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红军战士。

  张文贵随部队长征后,她的父母、哥嫂和两个妹妹6位亲人,先后惨遭国民党反动派和还乡团匪徒杀害。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取得长征的伟大胜利,在甘肃会宁会师后,24岁的张文贵编入西路军妇女先锋团。1937年春天,西路军兵败后,她与几个突围出来的女红军,借着夜色逃出敌人的魔爪,从祁连山下的张掖一直往东,几个月后来到成县支旗村。离开红军队伍后,张文贵一直生活在成县,1980年后,经徐向前元帅亲自过问,落实了她的红军流落人员身份,获得政府的定补。2013年6月,张文贵老人在成县支旗村去世,享年101岁。

  晚辈讲述张文贵的青春岁月

  我在成县支旗村寻找了好久,全村的人没有不知道老红军张文贵的,但她去世后她的后人现在住在何处,却没有人说得清楚。村里的张书记告诉我,张文贵老人的后代都在外地生活,热心的张书记告诉我几个电话号码,我才慢慢找到老人住在天水市的外孙女宋义琴,还有住在杭州的重外孙刘天鹰。说起太姥姥张文贵,刘天鹰表示他是最了解这个让全家人骄傲的红军祖辈,因为从自己的童年开始,一直到太姥姥去世,与她生活的时间达10多年,听她讲的长征和西路军的故事最多。

  1933年3月,一个春光明媚、艳阳和煦的日子。在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中心南江县一个叫洪家梁的地方,锣鼓喧天,红旗飘扬,正在这里举行的“扩红”大会,人如潮涌,热闹异常。当红军首长的讲话刚一落音,只见一个俊秀泼辣的川妹子纵身登上台子,抢先报了第一名。她,就是张文贵,一个后来被乡亲们誉为“花木兰”的普通女子,一个离家后再也没有回来的散落红军。

  出生的时候,由于家境极度贫寒,死亡时时威胁着小女婴孱弱的生命,但幸好有一位勤劳慈祥的母亲在呵护着她。在母亲的呵护下,她喝着甜甜的红薯汤成长着。和所有穷人家的孩子一样,张文贵从小泥里来雨里去,练就了一副能吃苦又倔强的身子骨。原来在“扩红”之前,张文贵就听大人们说,驻扎在家乡南江的这支队伍,就是徐向前、陈昌浩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,是专为穷苦人打天下、求解放、谋幸福的仁义之师。张文贵报名参加红军后,经过3天的政治学习,部队从长赤区开到南江县苏维埃政府驻地下威。没几天,张文贵被分配到第三区,白天带领穷苦百姓打土豪,分田地;晚上和别的红军战士一起站岗放哨。

  1935年2月,张文贵参加了强渡嘉陵江的战斗。时隔不久,又转战江油和略阳横现河一带。由于她立场坚定,工作出色,作战勇敢,先是被提拔为班长,后来又当了护理排长。

  1935年3月,张文贵随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,曾两次经历了爬雪山、过草地的严峻考验,参加了10余次大小战斗。艰苦的战斗生活,使她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红军战士。令张文贵感到伤心的是,她随部队长征后,留在家里的父母、哥嫂和两个妹妹6位亲人,先后惨遭国民党反动派和还乡团匪徒杀害。亲人不幸被害的消息,并没有将张文贵压垮,反而坚定了她跟着红军与反动派的军队斗争到底,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奋斗的信心。

  悲壮的河西征战后,张文贵散落在陇南成县

  宋义琴说:“我的外婆本是红30军的护理班长,后来调到妇女先锋团还干战地救护。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的第一、二、四方面军,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。10月24日,外婆的部队随西路军渡黄河,征战河西走廊。妇女先锋团在开始的时候,确实打了很多漂亮仗,在景泰县的达拉牌一带,他们配合红九军作战,不仅消灭了敌人一个团,还缴获了几十匹骡马和骆驼。外婆说,西路军有了那些牲口,后来成为没有车辆的整个部队的运输工具。外婆还记得在古浪县土门堡的一场战斗,妇女先锋团的战士都是步兵,战斗开始时,两军对阵还可以,后来,冲上来的敌人全是骑兵,打光了子弹的妇女先锋团的战士,只能端起步枪用刺刀与敌人的骑兵硬拼,伤亡很大。危急时刻,幸好并肩作战的部队及时赶来,救了妇女先锋团的一些女战士。”

  1937年1月中旬,张文贵所在的连队,经古浪、武威、四十里堡、永昌、山丹、张掖,一路拼杀,来到高台县城西侧,与红五军的部队一起设防。1月15日起,围攻高台的敌军比守卫的红军多出数倍,敌人还调来大炮从四周猛轰城墙,守城的西路军官兵连续打退敌人上百次冲锋。好几天,火光、硝烟,笼罩弥漫着整个高台。西路军没有援兵,没有弹药、给养补充,1月20日,高台城破,红军兵败。浑身是血、面如土色的张文贵,突围后,来到城南的戈壁滩上,看到随处可见的阵亡红军战士的尸体,她伤心得哭了,攥紧拳头发誓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。可是不到一个月,她跟随的妇女先锋团从临泽县的大沙退至南面的梨园口,敌人的兵力越来越多,装备精良的骑兵还分黑马、白马和红马等,而西路军战斗减员越来越严重,武器弹药、物资给养完全断了。枪里没有子弹怎么能与敌人斗?在那年3月中旬的一天,梨园口战斗西路军完全失利,蜂拥的敌人一层又一层包围着红军,包括张文贵在内,很多战士被敌人俘获。

  被俘的红军战士,被马步芳匪兵用绳索串连着向甘州(张掖)方向押解。时值隆冬,寒气袭人,气温降至零下20多度,张文贵和战友们冻得浑身战栗,步履蹒跚地向前苦行。张文贵当时想,这样下去,被敌人押到任何地方都是个死,与其受尽敌人的折磨、羞辱而死,不如找准机会突围,跟敌人拼死。一天傍晚,她见路旁有一圈低矮的土墙,土墙外是一片便于隐蔽的山丘,她便灵机一动,叫喊着肚子疼得厉害要解手,押解的敌人只好给她松开绳索。就在这一瞬间,机智的她趁两个押解兵点烟之际,侥幸逃脱了敌手,消失在夜幕中,与她同行的还有另外几个女战士。

  她们脱险后,一直担心身后的敌人会追上来,之前部队西进时的老路,全都落入敌手,哨卡林立、盘查森严。所以,她们不敢沿相对平坦的河西走廊的城镇走,而是紧贴祁连山往东,走过难行的扁都口、走过崎岖的民乐山、走过不知名的茫茫雪地,再翻过寒风透骨的乌鞘岭后,到达一个叫娘娘坝的地方,却遭到一伙土匪的打劫,一起逃难的六个人也被冲散了,她被逼迫给一个姓王的土匪当老婆,可是她坚决不从,被对方打昏过多次。几个月后,那个姓王的土匪意外死亡,张文贵才逃出虎口。她一路讨饭,一路寻找自己的队伍,可是没找到。数月之后,她终于流落到了成县,在城西北抛沙镇一个叫王家院的地方,靠给人做针线、缝衣服挣钱度日。后来与一位四川籍的青年裁缝成了家。凭着勤劳俭朴和缝衣的好手艺在县城东街购置了房舍。解放后,张文贵和女儿、孙辈们一起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  宋义琴说,20世纪80年代,因旧城改造,姥姥家的房舍和宅基地被征收,由政府安排迁到城东郊支旗村居住。1978年冬,姥姥张文贵让大姨刘玉琴给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写信,反映当年的红军和西路军的散落人员的生活现状。她希望自己的红军身份得到认可。时隔不久,当时的军委办公厅复函,有关部门按规定发给她两本证书,一本是红军流落人员证书,另一本是西路军老战士光荣证。这封信还解决了成县和其他地区老红军面临的同样的问题。

  据后来重走长征路,采访老人的原兰州军区团职干部、红军后代赵太国所著的《独步长征》中说,张文贵老人还在外孙女的陪同下,去北京见到了徐向前元帅。自那时起,张文贵老人每月有定量的政府补贴,到2005年,每月的额度是600元。在成县住久了,老人也想去外地走走,见见外面的世界。刘天鹰介绍说,太姥姥于1983年从大西北来到杭州,在他家里住了十多年才回到成县。

  2012年8月的一天,张文贵老人不慎摔了一跤,导致左手骨折。那时,她住院治疗可以享受全免,可是老人却说:“去医院干什么,我都已经100岁了,还能往哪儿活。所以老人硬是在家里治疗休养。”

  2013年6月,经历过101个风雨春秋的老红军张文贵去世,她是普通红军战士中活得最长的一位。

 编辑:[樊醒民]
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,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。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3
1
5
 

相关新闻

  • 甘肃
  • 社会
  • 政务
  • 通讯员
  • 文娱
 
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阅读推荐

论坛热帖

原创视频

原创热点

兰州突出"八个聚焦、八个着力"谋发展
 
7月16日,记者从市发改委获悉,今年以来,我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甘肃时“八个着力”重要指示精神、省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和省委、省政府各项决策部署,积极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,紧紧围绕.......全文

专题策划

热门图片

甘肃市州新闻精选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

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6212006001 ICP备案号: 陇ICP备05000341?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甘B2-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:2806153